95後小夥用“潮科技”復活潮州木雕
http://www.dongguantoday.com/     2018年01月08日 09:42

  紫外線照明能幫助修復師更多了解木雕過去的修復痕跡,從而更好制定修復方案。

  傍晚6時,冬日羊城的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同事下班後,90後美術作品修復師林友淦留下來加班。他拉下工作室的遮光窗簾,然後將紫外線設備置於兩側,再將放有潮汕木雕的手推車緩緩推到中間。設備開關打開後,古老的潮汕木雕表面隨即顯現點點紫光,相機將每個細節記錄,隨後他將通過這些圖片對木雕的過去的修復狀況作出判斷分析,為團隊最終的修復方案提供參考。這是他最近常做的事情。

  修復師使用納米級別的hepa過濾器處理陳積木雕表面的灰塵等附著物。

  自從《我在故宮修文物》紀錄片在網上爆紅,越來越多人知道了文物修復師這一職業。但目前,國內博物館藏品狀況的嚴峻與修復人才的匱乏在當時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修復師在放大鏡下觀察潮州木雕。

  廣州美術學院材料技法修復研究室資深修復師陳景茵與文物修復的緣分起始於大學本科時的勤工儉學。從在工作室打掃衛生開始,陳景茵逐步接觸油畫修復,研究生畢業後,陳景茵前往法國阿維尼翁美術學院修復係深造。接下來幾年,陳景茵輾轉世界各地,接觸不同類型的修復工作,包括像在壽司上的文物修復,這種情況能否修,如何修,不斷開拓她對美術作品修復工作的視野。回國後,她成為了廣州美術學院修復研究室的專職油畫修復師。

  

  放大鏡下,木雕表面肌理的受損情況更為清晰。

  2015年12月,廣州美術學院美術修復保存研究基地落成,短短兩年時間,研究室便修復了以油畫作品為主的三百件美術作品。而在今年,研究室承接了一項特別的修復項目——嶺南藝術傳統工藝潮汕木雕。從油畫到立體的多層鏤空潮州木雕,從西方藝術到中國傳統工藝,修復團隊面臨全新的困難和挑戰。當前,潮汕木雕的修復在國內存在學術空白,僅有一些傳統的修復技藝流傳於坊間。團隊嘗試接軌國際修復理念,借鑒日韓木雕修復經驗,同時邀請傳統潮州木雕修復師傅傳授經驗,經過反復的嘗試,終於總結出一套科學規範的木雕修復流程。潮州木雕鏤空結構讓世人驚艷,但鏤空結構難以清理等特性也留給後人修復工作巨大的困難,同時木雕常用選料容易老朽、變形。年輕修復師團隊與新型科技的應用打開了潮汕木雕修復的關隘。引入紫外線設備檢測木雕狀況,納米級別的專業儀器過濾灰塵,反復實驗的弱鹼性電解水棉棒擦拭,經過一係列復雜的工藝,木雕露出本來的面目,貼金部分清晰可辨,木雕上的人物栩栩如生,重新煥發藝術品初生的光輝。

 

  相對於平面油畫修復,潮州木雕的立體結構為修復工作帶來不少新的難題。

  陳景茵介紹,文物修復是一門綜合的技藝,結合人類學、歷史、藝術、物理、化學、生物等不同學科,運用好科學技術是文物修復工作的基本要求。與此同時,團隊仍然保持著對文物修復工作的敬畏,即使是從木雕上擦拭下來的灰塵附著物,團隊都會按編號收集好,最終與修復後的木雕作品一並返還給修復委托方,為日後進一步研究保存第一手材料。即使是破碎的部件甚至無用的塵埃,都是文物存在漫長歲月中的一部分。文物修復工作是一個歷史接力跑的過程,每一代修復師根據時代科技與工藝的發展,對文物修復付出自身的勞動,也留下自身的痕跡。

 

  稍大型的潮州木雕作品需要兩人同時工作以保證效率。

  讓陳景茵感到欣慰的是,現在越來越多像李梓熒這樣的95後加入到修復師的隊伍中。廣州美術學院大四學生李梓茵在16年3月初次接觸油畫修復,經過培訓後現在已成為修復研究室成員,本科專業是藝術管理與策劃的她很快投入上美術作品修復工作中,現在她已拿到法國高校修復專業的offer,計劃在本科畢業後在這個方向繼續深造。

來源:南方網     編輯:容艷君
分享按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