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這是夢想實現的聲音!
http://www.dongguantoday.com/     2018年01月02日 11:13

  

    兩年前,中國大學生鄧林傑“賣了自己的夢想和未來”,眾籌50萬赴美留學,許下了兩年內還款還息的承諾(2015年4月27日報道);兩年過去,他實現諾言,並順利畢業,成為一名讓美國名校感到“榮幸”的學生。(記者李國輝)

  2015年4月,23歲的大四學生鄧林傑仍在北京一家英語培訓機構上課,口袋堛漱熅髐ㄝ伅ヮ茪銗I寶和微信轉賬的提醒,其中一條轉賬留言是這樣寫的:“我想聽聽夢想實現的聲音,加油!”

  如今,鄧林傑的夢想實現了。

  北京時間2017年的最後一天,鄧林傑從美國紐約給記者發來了一篇《關於鄧林傑———紐約視覺藝術學院學費還款的聲明》,正式對兩年前向他伸出援手、助他籌齊50萬元赴美留學學費的239位好心人士總結致謝。

  兩年前,他眾籌50萬元圓了自己的留學夢,並誓言兩年內還清本息60萬元。兩年來,他試過街頭賣藝、在網上授課賺錢,成功賣出了自己創作的數百幅書法作品,他甚至還……捐過精!

  最終,趕在2018年到來之前,鄧林傑踐行了自己的承諾,還款超過57萬元,只有2萬多元因無法聯係上援助人還尚未償還,在聲明中,鄧林傑也向他們發出了“尋找啟事”。

  兩年死磕60萬元重壓,鄧林傑早已練就了一顆“金剛不壞”之心,但完成承諾之後,他卻仍一度抑制不住想哭的衝動。

  盡管早在5月就已經拿到了碩士學位順利畢業,但在發出這一份感謝聲明之後,他才認為自己真的畢業了。

  他說,“我贏了”。

  眾籌與承諾

  時間回到2015年4月21日晚九點,還在北京一所民辦本科學校讀藝術設計專業大四的學生鄧林傑,在微信和微博上正式發布了自己眾籌50萬元留美學費的求助信,並列出了一係列償還方案。對於援助自己的人,兩年之內,除償還本金外,他還會贈送自己的書法作品,願意支付兩年20%的利息,或回國之後為伸出援手之人工作。

  消息一經發布,引來無數爭議,很多人鼓勵,也有很多人指責,說他是“無恥乞討的騙子”,有人懷疑他“炒作”,更有甚者說“有病吧,沒錢就老老實實在家待著。一個窮學生,考上名校又怎樣,交不起學費你就得認命。”

  可他偏不!曾一度籌措學費求助無門的鄧林傑,只能用這種新穎的方式圓自己到美國名校上學的夢。

  當時,有網友為了求證,直接給幫鄧林傑寫推薦信的美國教授發郵件,美國教授回信確認了鄧林傑留學的真實性,並“希望更多的人能幫助他”。一時之間,鄧林傑在網上被稱為“活股票”。

  盡管遭受質疑、辱罵,鄧林傑仍不願放棄。他心中想:

  “難道所有家境不好的孩子,都不允許有稍微體面一點的夢想嗎?不允許你夢想成為科學家、不允許你夢想成為藝術家、更不允許你夢想成為夢想家嗎?”

  當時,接受記者採訪時,鄧林傑就表示,“我賣的是夢想和未來”。

  他收到更多的是祝福和直接的匯款。一位中年女士向他發來信息稱:“林傑,也許你在這件事情中體會到了復雜的人性,但請你記取人性中美好的點滴,未來也以美好回饋社會和你身邊的人。”

  眾籌發出後,第一天鄧林傑就收到了13萬元匯款,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來不及驚嘆的他,只能拼命發信息,感謝每一位向他援手之人。100、500、1000、10000、50000……最終,在239位好心人的幫助下,不到一個星期,鄧林傑便湊齊了50萬元學費空缺。

  盡管很多人表示,自己純粹是“捐贈”行為,但鄧林傑仍執拗地簽下了協議書,並誓言兩年內(2018年1月1日之前)還清本息。

  他還承諾,籌得的50萬元,僅用於就讀美國紐約視覺藝術學院研究生學業,不用借款從事任何與學業無關的活動並按期提供學業證明和成績單。如有違反,將按照借款三倍返還資助人。

  飛機落地就開始賺錢

  帶著對239人的感恩和他們的信任,鄧林傑飛到了紐約,在全世界最繁華的曼哈頓,開始了兩年求學之路。

  但60萬元人民幣,卻“像一把懸而未決的劍”,吊在他的頭頂。從踏上美國的那一天起,他就告訴自己,“我的每一分鐘都是有價的,我的每一份付出都必須是有回報的”。

  剛到紐約的第一個月,鄧林傑就同時開啟了兩個賺錢計劃,一個是他自己的看家本領———銷售自己創作的書法作品;另一個則是幫助國內的藝術生申請美國的藝術名校。

  由於人生地不熟,鄧林傑沒有門路銷售自己的書法作品,他就想到了“街頭賣藝”。每周六的上午11點到下午3點,他都到紐約中央公園“擺攤”。讓他想不到的是,在一個月的時間堙A他就以10美元到50美元不等的價格,賣出80多幅書法作品,賺了將近2000美元。

  由於他給每一個買作品的客戶都留下了自己的“名片”,很多人開始直接在社交媒體上聯係他,他可以在住處創作完郵寄給客戶,在網上就完成了交易。

  第二個月開始,鄧林傑又發起了《社會創新設計》的網上課程,自己結合美國所學和國內的實際,在微信上開班授課,僅第一期課程就有280多人參加。讓他驚訝的是,不僅有學生願意聽他講,還有各行各業的在職白領、甚至是教授設計課的老師也願意聽他授課,這讓他一度“受寵若驚”,也看到了自己的價值。

  不料,有匿名人向紐約視覺藝術學院校方反映了他在網上授課,甚至懷疑他是拿老師的PPT向其他人授課,為此係主任找他談話,但當他解釋完自己講授的內容是完全結合國內案例的自我創作之後,係主任不僅認為不存在問題,還對他賺錢還學費的方式大加讚賞。在那段時間,鄧林傑每周至少需要工作20個小時,以換來數千美元的月收入。

  一度刷新自己的底線

  “這項任務的時間期限為兩年,完成學業,以及完成掙錢目標60萬元,一切都很明確。這就像是一場自我博弈的遊戲,需要不停打怪、升級。”

  為了更好地自我監督,他把每一位資助人的微信備注修改成:某某某,1000元;某某某,500元,某某某,200元。每當他刷朋友圈看到這些名字閃現時,就像是觸電了一樣,放下手機,立即去賺錢。

  在這兩年,有一段時間他是賺不到錢的。於是,他又想到了新的辦法:向淘汰率高達98%的加州精子銀行申請捐精,本來只是抱著試試的心態,最終結果卻讓他喜出望外,他順利通過了各種嚴格篩選。

  後來,他兩次得到通知去捐精,每次稅後能獲得1500美元收入。

  錢都還掉了,平時的生活、社交怎麼辦?

  刷牙缸太貴了買不起,他就用礦泉水瓶代替。進餐館吃飯貴還要給小費,他就站路邊吃一塊錢的比薩。讀研二時,他還是穿著大二在國內買的衣服,他還刷新了自己的“底線”,去二手服裝店“淘貨”。

  在紐約兩年多,他只打過兩次紐約的出租車。一次是剛到紐約從機場去學校,另一次是回國時。

  在嘲諷非議中堅持死磕

  事實上,鄧林傑不僅在眾籌開始時受到過質疑和嘲笑,到了紐約之後,他仍要面對一些給自己貼上標簽的人。

  “你看!他就是鄧林傑,那個把自己賣了的人……”這樣的聲音,發生在他向新同學做自我介紹之前,沒等他開口,可能就有人先給他貼了標簽。

  這樣的聲音還曾經發生在圖書館,甚至發生在能聽到彼此呼吸的電梯堙C給他貼這些標簽或者背後議論的人,大多是在網上看過他眾籌留學事件的中國留學生。

  面對如此種種非議,以及隨時都可能被識別出自己底細的怪異氛圍,鄧林傑一度感到無力反抗。只有當他把一筆一筆賺來的錢還給資助他的好心人時,他才能感到,他在逐漸變得完整,逐漸地能融入到各種圈子中。

  這兩年多來,他不是沒想過逃避,也不是沒想過放棄。

  每當賺不到錢的時候,或者還完一筆一筆錢,身上卻窮得吃不起飯的時候,他就質問自己:當初為什麼要這麼幹?你看,現在傻了吧?

  但這僅限於“質問”自己。質問完了,他仍繼續兌現自己承諾的還款誓言。

  “還款是死磕到底也要堅持的。還款對我來說就是活命。不堅持還款,除非我不要命了。”

  為了實現承諾,鄧林傑花的每一筆學費都通過為自己提供擔保的好朋友王嫣蕓進行審核,並實時發布在自己的微博和微信朋友圈;每一學期的成績,也會在自己的微博、微信朋友圈內公布,匯報給援助人和關心他的公眾;每一次集中還款,他也會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進行記錄、公布。

  2017年12月31日,鄧林傑從美國發來了《關於鄧林傑———紐約視覺藝術學院學費還款的聲明》,正式向239名為他的夢想“投資”的援助人致謝、感恩。

  他在聲明中說,他已經向其中的185名援助人償還了超過57萬元,剩下54位援助人由於無法取得有效聯係,還有兩萬多未能償還。他希望通過自己的微博、微信公眾號等尋找到這些失聯的援助人,歸還剩餘款項,更希望他們看到報道之後能聯係他。

  早在去年5月1日,鄧林傑所在專業進行畢業設計公開演講,全球同步直播。那是他第一次做英文公開演講,他全程脫稿,以TEDFTalk的方式完成了演講,得到了紐約視覺藝術學院校長DavidFRhodes的高度讚賞。DavidFRhodes單獨給他發郵件鼓勵他說:有膽量的論文,極好的演講。我真誠地希望你取得更大的成就。後來他從係主任處知道,校長此前從不給一個學生發私人郵件。

  在畢業典禮上,校長握著他的手說:“我們很榮幸,紐約視覺藝術學院有你。”那一刻,鄧林傑真的很希望,239位援助之人能站在現場,看到這一幕,看到他們選擇的意義和價值。

來源:金羊網     編輯:容艷君
分享按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