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工廠”文學創作氛圍漸濃
http://www.dongguantoday.com/     2017年06月26日 11:33

  日前,東莞作家陳璽的80萬字巨著《一抹滄桑》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在此之前,該作品獲得被稱為“東莞最高文學獎”的荷花文學獎年度長篇小說獎。陳璽除了是該書的作者,還有另一個身份:東莞市工商局副局長。

  在文學氛圍濃鬱的東莞,有雷達、王松、陳啟文等著名作家入駐的“中國作家第一村”,也有王十月、鄭小瓊、丁燕等為代表的打工作家群體,外界還有“東莞盛產文學獎”的說法。鮮為人知的是,近年來東莞還有一個特殊的群體悄然步入文壇——不少公務員在繁忙工作之餘,紛紛進行文學創作。

  這個群體中,除了陳璽,還有剛剛出版了第三部兒童文學作品《雨水滴答滴答,石頭開滿花》的東莞市環保局副局長香傑新,著有《港幣三十萬》、《驚嚇紋》等小說的長安鎮口岸分局局長徐歡來,散文集《一個人的江南》的作者寮步鎮副鎮長曾明山,出版了《隴廬夜話》等多部著作的原清溪鎮黨委副書記李觀添……

  雖然“公務員作家”自古就有,但畢竟行政官員公務繁忙,他們應不應該寫、如何寫、能寫好麼?這到底是心之所向還是“玩票”而已?

  寫作與工作形成良性互動

  憑借長篇小說《一抹滄桑》,陳璽獲得荷花文學獎。在外界為這部扎實的作品叫好的同時,也有人發出疑問:他為什麼要寫作,會不會影響工作?

  談起文學創作,陳璽笑談這是一個“意外收獲”。他最初只是在業餘時間還原兒時記憶中的故鄉,但在寫作中,激發了他回眸人生、疏解鄉愁的情懷。短短幾年,他已經先後在《中國作家》等雜志發表多篇中長篇小說,並出版了長篇官場小說《暮陽解套》和鄉土小說《一抹滄桑》。

  同是寫故鄉,陳璽書中的陜西鄉村有著厚重的歷史感,而香傑新筆下的東莞鄉村充滿了嶺南文化的靈氣和童真。香傑新是土生土長的東莞籍作家,寫作最初的動力是為女兒量身打造一套兒童讀物。

  近期出版的《雨水滴答滴答,石頭開滿花》是香傑新的第三部兒童文學作品,其以改革開放初期嶺南鄉村幾個少年的生活為線索,講述工業化之前東莞的鄉村生態。小說由一個個人物的趣事與生活片斷構成,傳遞對童年的思念,對傳統鄉村的思念,同時也表達出對工業化破壞美麗鄉村的擔憂。

  陳璽和香傑新是東莞公務員作家的代表,一直堅持在業餘時間寫作,保持著高產狀態。對他們而言,文學創作並沒有阻礙平日工作,反而與工作形成良性互動。

  “寫作是一段追懷過去、反思世道的過程,我在這一過程中變得更加豁達、平和,業餘時間的寫作也與日常工作產生著良性互動。”陳璽坦言,寫作時需要進入角色,體會角色身份本身的悲歡疾苦。工作時也會進行這樣的換位思考,從辦事者的角度來思考工作,怎樣設計制度才能更方便、更親民。

  作為工商局副局長,陳璽分管工商登記改革等工作。近年來,他主導完成的東莞商事登記制度改革已成為全國典型。今年四月,東莞因“推動工商注冊制度便利化工作及時到位”而被國務院通報表彰。

  香傑新更是把從事的環保工作融入創作之中,在他平易近人的兒童故事中傳達和宣揚環保理念和人文情懷。作品《憤怒的魚兒》講述了以比目魚“比比”為首的一群小魚探尋海洋家園遭受破壞的真相和出路的故事,作品將改編成長篇連載漫畫和網絡大電影,在成為動漫知名IP的同時,給社會傳遞更多綠色正能量。而他本人,也是國家、省市的優秀環保工作者。

  陳璽和香傑新,是東莞公務員作家的縮影。在東莞市作協的會員名錄上,岑詒立、徐歡來、陳俊榮、何煜南、李啟新、鐘百淩、楊文廣、石亞明等人都是在任或退休的領導,在政府機關、事業單位等體制內工作的作家佔近一半。

  東莞本土作家不斷成長

  事實上,從被質疑為“文化沙漠”到如今的“文化名城”,東莞本土作家不斷成長,其中就包括公務員作家群體。

  “在東莞文學圈,公務員作家寫作其實不是近年來才出現的現象,正好相反,這種氛圍由來已久,不曾斷層。”東莞市作家協會主席詹谷豐說,“東莞很多公務員本身就是文學青年,只是選擇了從政來實現人生價值。”

  在外界看來,東莞文學的一個醒目坐標,就是陳殘雲在四十餘年前寫下的《香飄四季》,也是典型的“公務員寫作”。

  當年,陳殘雲到東莞縣當挂職縣委副書記,這個《羊城暗哨》的劇本作者光著腳板在河道交織的麻涌公社體驗了一年生活,寫出這部37萬字、反映“窮則思變、人定勝天”的農村合作化主題小說。

  近幾年來,東莞公務員作家更是不斷涌現。寮步鎮副鎮長曾明山的鄉土散文集《一個人的江南》開過研討會;去年,香傑新兒童文學創作研討會亦在松山湖順利舉行。如今,又有陳璽長篇巨著獲獎……

  詹谷豐認為,東莞的公務員作家群體有兩大特點,一是數量多,以現象級的群體出現;二是整體創作水平較高,影響力較大;三是創作題材豐富,作品門類平衡。放眼廣東,東莞是在廣州、深圳之後,體制內寫作人數排名第三的城市,每年輸出作品基數大,發布出版平臺水平高,獲獎作品和作家多,在全省乃至全國影響力較大。

  另一個引起外界關注的現象是,東莞的公務員作家群體大都寫家鄉故土、寫當地民俗、寫童話故事,完全把寫作當作一種興趣,寫作的目的也很純粹,寫作質量也得到各方肯定。

  著名評論家、中國小說學會會長雷達在評價陳璽的作品時說,讓他驚訝的是,在陳璽的著作中,農事勞作的細節如此逼真、風俗人情的場景如此有趣,鄉間各色人物在政治風雲和商品大潮的關口,一個個升浮沉降和悲歡離合的命運是如此真實。這樣還原歷史生活的筆墨,對一個尚屬年輕的作者而言,頗為難得。

  對於香傑新的堅持,中山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歐陽光很讚賞。歐陽光介紹,經過這些年的發展,目前國內市面上的兒童文學作品可以說琳瑯滿目,比較繁榮,但好的作品確實不多,市場上需要更多像香傑新這樣的探索者。

  以文學的方式彰顯東莞風採

  本土公務員作家群體的涌現,從某個方面也反映出東莞公務員業餘生活的一個側面。

  “官員幹部應酬少了,意味著可供自由支配的時間多了,可以選擇去運動健身,也可以選擇參與文學創作。”在香傑新看來,幹部群體積極參與文學創作,是個好趨勢。當越來越多人有了文化追求、文化品位,整個社會的文化素質會隨之提高,生活品質也隨之提升。

  作為讀書會、文學交流會等活動的常客,香傑新發現,這幾年東莞愛好文學的領導幹部越來越多,無論是市一級還是鎮一級,都有不少人在業餘時間堅持創作。“這就跟寫字、畫畫一樣,是一種健康、高雅的愛好”。

  事實上,隨著近年來的城市文化建設,東莞的文化氛圍日益濃鬱,當地文學界創作熱情得到了鼓舞。尤其是東莞這些年積極引進文化名人,通過各種方式與本土寫作者以及市民交流碰撞,促進了本土文學創作水平的提高。

  一個可以佐證的案例是,在今年《作品》雜志盤點的廣東青年作家隊伍中,54位實力強勁的青年作家被稱為“廣東文學的一手好牌”,其中有11位來自東莞,佔了這支隊伍的1/5。

  一位不願具名的東莞作家表示,文學本身就是一種向善的力量,無論是揭露社會黑暗面以警示世人,還是正面的宣揚美德,文學作品都是在引導人們去認識和審視社會,閱讀和創作都是一種向善的修行。

  “每個人都有寫作的權利,無論官員還是打工者。文學只屬於有心、有才華的人,文學本身不會勢利眼,不會看人的職位或臉色。”中山大學中文係教授、廣東省作協副主席謝有順說,中國自古以來講以文立國、以文立世。民族復興的先聲,必定是文化復興。文學作為一切文藝體裁的母體,在民族復興過程中起著關鍵作用。文學是東莞文藝的重要陣地,以文學的方式彰顯東莞風採、豐富城市內涵,這群“文藝官員”的表現讓人充滿期待。

  在謝有順看來,東莞這座城市經濟發展迅速、人們生活較殷實,更需要講文化復興、精神享受。“公務員若能在這方面率先垂範,肯定是一件好事”。

1,2,3
來源:南方日報     編輯:譚晶
分享按鈕